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新闻 > 头条 > 消息正文

对话李山泉:美元不会持续疲软,黄金价格暂难回落|超级对线

2020-08-21 18:15:00  来源:中国财经新闻网     编辑:Gold

对话|李山泉 何刚

编辑|彭韧

现在的世界上还找不到能够完全取代美元的货币。

编者按:几乎每次全球经济动荡之际,美元都会成为投资者的避风港,但是自从今年3月份美国疫情爆发以后,随着美联储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并且承诺无限量宽松,美元指数在到达三月下旬的高点103点以后就持续下行,一路下降到现在的92点附近,短期弱势尽显。美元的强弱转换是暂时的现象,长期来看会重归强势,还是说美元汇率会一泄而下,长期疲软?这些问题也关乎我们每个人如何配置自己的资产,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我们还要不要持有美元资产,从更长远来看,统治全球货币体系多年的美元体系有没有崩溃的可能?8月13日晚上,对于美元有着多年研究心得的景顺基金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李山泉近日与《财经》(博客,微博)杂志主编、《巴伦周刊》中文版联合创始人何刚,围绕着这些话题在百度APP百家号《超级对线》直播节目中进行了一场对话,他们俩各自阐述了看多和看空美元的理由。

本文整理自李山泉和何刚的此次对话:美元会持续疲软,还是重回强势?

李山泉,景顺基金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华尔街资深投资专家;

何刚,《财经》杂志主编、《巴伦周刊》中文版联合创始人何刚

探讨美元币值,先要搞懂这几个问题

李山泉:谈美元问题,得先探讨一下决定汇率的理论问题。

在西方的理论体系中,有这么几大因素决定汇率的变化。第一,我们叫作Interest Rate Parity,翻译成中文叫”利息率平价”。如果在双方的货币政策对等的条件下,货币资金可以自由流动,那么,哪个国家利息率越高,钱就会往哪儿跑,而利息率较低的地方就会失去资本。钱往利息率高的地方跑,就要兑换那个国家的货币,于是那个国家的货币就升值。

第二,理论上称之为PPP(PPP,Purchasing Power Parity),中文叫“购买力平价”。如果一个国家通货膨胀过高,那么,货币必然会逃离这个国家,逃向没有通货膨胀的国家,即在购买力上达到一个平衡。

第三,创汇能力。如果落实到指标就是看这个国家的进出口状态,如果出口大于进口,这个国家就有创汇能力;如果进口多于出口,就会产生赤字,产生赤字的国家,汇率就容易疲软。也就是说,有贸易顺差的国家的货币容易走强的。

第四,经济增速。这个经济增速可以用GDP的增长来衡量,也可以用这个国家人均GDP的增长来衡量。

大体上来说研究汇率的话,逃脱不了以上这几个领域、几大因素,任何一个国家都逃脱不了。汇率交易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任何资产的跨境流动都离不开现行的汇率交易,你得先买到这个国家的货币,才能投这个国家的债券或者其他实业等等,所以汇率问题是个基础。

为什么搞投资绕不开研究美元?

李山泉:为什么研究美元?全世界不止中国投资人关注美元,世界各个国家的投资人都关注美元。因为,从全世界资本流动的角度来说,谁都绕不开它,你到任一个国家买东西都要先转换成美元,再转换到这个国家的货币。直接兑换有没有?有,但是即使是直接兑换时,人们也是要搞一个“影子货币”在背后。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人民币在俄罗斯结算,你用的是人民币兑换卢布,到底这种兑换合算不合算,于是双方要暗中比较一下,你跟美元换过来,他也跟美元换过来,人民币兑美元,美元兑卢布,再形成人民币兑卢布,永远是这么个三角关系。所以,研究美元的重要性就是在这里,人们把美元当作一个锚,用它来锚定其它的汇率。

美元难逃中长期弱势?

何刚:近期美元这种强弱转换,在我个人看来它不是一个短期的现象,我认为可能要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我对美元的中长期走势比较悲观,原因在于几个因素。

第一点,今年疫情是一个重大而意外的诱导因素,在疫情诱导之下,美国实行了远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2008年保尔森、盖特纳和伯南克他们搞量化宽松,都要战战兢兢跟国会商量,今年美联储不商量了,要多少就给多少,没有上限,感觉是世界货币的三峡大坝开闸了。为什么美国股市能飞快地实现反弹,因为钱太足了,流动性非常充足。

第二,美元利率目前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利率接近于零,我们如果再考虑到通货膨胀的因素,实际利率是负利率。如果你在美国存美元,存一年你的资产是缩水的。不像中国名义上会有点利息。所以说从金融基本常识角度看,美元作为一种储备资产,它的吸引力是大幅下降的。而且我们在6月份看到了,美联储会议并没有终止零利率政策,除非美国收回市场流动性,开始把无限量化宽松变成有限的,并且终止零利率政策,否则美元的吸引力不会上升。现在已经是三季度了,美国疫情完全没有控制住的迹象,加上大选年的异常因素,今年内美国走出疫情阴霾的可能性目前看起来几乎是零。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这样一个以消费主导增长的经济体,其经济惨状我们可以预见。如果他们最终实现6%到8%的负增长,其实就回到了2017,甚至2016年的水平。宏观经济没有希望,疫情控制不住,量化宽松无限,再加上利率为零,这些因素中如果没有任何一个实现根本改变,我看不出美元短期内走出弱势的希望。

李山泉:我们常用美元指数(DXY)来对美元进行强弱判断。目前,美元指数从103跌到了93左右,大概也就短短几个月时间。从美国70年代开始,美元成了一个完全没有锚定的自由货币,DXY最低点大概是70,现在是93,还不是最低点。在美元指数最低点时,是70,美国正经历了越战,而且它还经历了几次严重的通货膨胀。美元指数最高点曾达到160。从这些,你可以看到美元在多大幅度之内波动。

谈到美元汇率近期和远期预测,要看你截取多长的时间段。比如讲,你说从现在起到年底,这是短短几个月时间,我认为这种预测只是属于技术上的预测,短期之内美元有没有可能继续疲软?有可能,但是长远来看的话,我倒认为美元会重回强势。

首先,你怎么看美国在乱发货币?你说美国搞宽松、乱发货币,那么,问题来了,全球哪个地方不在乱发货币?看看日本,看看欧洲,哪儿都在发,主要的货币体系都在发。中国发的也不少。于是,这里面有一个相对的概念。在不断“比烂”之后,美元这个体系还不是太烂。因而,美元并不会像人们预测的那样,会持续走弱。

如何去看待美国衰退现象?我记得80年代我来美国的时候,美国在学术界都在谈论“American Relative Decline ”(美国相对衰退)。美国很多报纸通篇都讲这个。我还看过一个小册子谈到美国教育如何在全球排名落后,尤其中小学在数学方面是如何之差等等。谈到美元疲软,是不是也是American Relative Decline ?从八十年代到现在,已经30多年了,如果上述说法正确,美国相对优势估计已经基本上没有了。但是你现在看看,好像不是这个状况,美国还是有了很大的发展。

为什么一般情况下尽量避免去预测汇率?避免预测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影响汇率的因素实在是太多太多。乔治索罗斯讲映射理论(Reflection),我则博弈论,道理是一样的。如果你预测美元会继续疲软,货币当局是不是也考虑到这种可能,政府会不会出手?如果这种趋势一旦形成,他们就会博弈,货币当局就会出来,不让美元过分的疲软,不让Collapse(崩溃)。因为任何一个货币的崩溃都会对这个国家的经济体系造成重创。这就跟下棋似的,不能光看自己的棋,你还得看对方,你跳一个马对方会走哪个。所以博弈会干扰你的预测。

如果美元崩溃,会发生什么?

李山泉:美元如果真正发生崩溃发生的话,至少有这么几个条件:首先,大量的资本逃离美国。这里头包括什么资产呢?比如讲美债。美债是全球市场最大的资产,美债吸纳的资本首屈一指,这个资产如果逃离,那肯定是一个巨大的灾难。卖掉美债,然后赶紧换成其他的货币,这样就会造成美元剧烈的下跌。

还有美国股市。美国股市在世界资本市场举足轻重。如果全球的投资人,包括美国的投资人,认为美国股市会出问题,他们要大量卖掉美股,投到其他地方去,必然又会加速美元迅速的下跌。但是,如果你把美债卖掉、把美股卖掉,这个钱往哪儿去呢?全球资本市场的结构就摆在这儿,你会非常难于选择。

美国发动了战争,需要大规模的举债,造成美国经济的完全崩溃,这种可能性存在不存在?有,但这个概率非常之小。

为什么说美元暴跌或者大规模滑落的可能性比较小?一个最基本的原因是,如果美国的经济特别糟糕的话,放心,全世界其它地方的经济也好不到哪儿去。你说他增发货币,寅吃卯粮,但他会不会一下子那么糟糕呢?不一定。美元毕竟是国际货币,美国多发了货币之后,全球范围内必然跟随它。

跟货币政策一样,美国宽松如果其他国家不跟进的话、不降低利息的话。就会出现一个现象,资本会往利息率高的地方跑。这种情况已经屡次发生过,日本比较安全,于是乎钱都往日本跑,结果造成了日元升值。日本是个出口导向的国家,日元升值对它来说,其出口极其不利,所以日本说不行,会伤害我,我也给你来个负利率。瑞士也是,人们一看瑞士这个地方比较安全,于是乎大量钱涌向瑞士,瑞士也是出口为主的国家,你这么一弄使得瑞士法郎猛涨,他怎么出口啊?所以,瑞士也搞负利率。你到我这里存钱,对不起,我不但不给你利息,还要收你的钱。

还有,谁会希望美元疲软呢?要研究一下美国的进出口你就知道,美国其实是个大买家啊!道理非常简单,你想让买家货币疲软吗?你一定不想,因为货币一旦疲软之后,立马你要多付钱。然后,还会诱发国内的通货膨胀。同时,出口导向型的国家也不愿意货币强势,强势之后就会影响出口,所以说这又是一个联动关系。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因素,美国是个巨大的债务国,美元的疲软,必然导致美国还本付息的压力陡增。当我们分析这些问题时,你要仔细看,哪个起决定性作用,哪个压倒哪个,不同时期一个因素压倒另一个因素。

在美元问题上,货币当局也不是神仙

何刚: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美元也曾持续走弱,美元指数70点就是出现在那个时候,在此之前,没有人能够预测到美元指数能够到70,太低了!那个时候全球的资产不大吗?在美元汇率跌无可跌的时候,全球资产不照样还是腾挪转移吗?

同时,我们不要假设货币当局是万能的,更不能假设市场是完全理性的。如果货币当局是万能的,2008年金融危机根本不可能出现,早就在货币当局各种神机妙算和预测当中把它制止住了;如果市场是完全理性的,今年疫情期间美国股市4次历史性的熔断也不会出现。

今年疫情带来的影响是空前的。我们看6月2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调整了今年的经济预测,预测今年全球经济会下跌4.9%,发展中经济体会下跌3%,但是发达经济体会下跌8%。美国经济占全球的比重目前为25%左右,比欧元区占的比重多一些,但是储备货币里美元仍然有60%左右的比重,而欧元不到25%。中国的GDP占全球16%左右,但是人民币在全球储备货币中占比2%左右。

由此可见,美元在全球储备货币中占的比重和美国经济在全球的重要性,其实是错配和失衡的,这种失衡已经好几十年了。比如最近在国际支付清算体系里,有的国家就开始尝试不完全依赖于美元来支付清算。从这个角度上看,美国的经济地位,以及美国本身逆全球化的动向,无法支撑美元作为最重要的货币,它的影响力是在逐渐往下走,这个时间会多长呢?可能不是一年两年,可能是未来五年十年或者二十年,但是大趋势是无法逆转的。

如果美元不行了,谁能代替美元?

李山泉:美元一个货币独大,而且一个国家的货币成为了国际货币,这很不正常。美国会利用发行货币这种优势,有的时候会霸凌其他国家。这个问题早就被世界上其他国家看到了。欧元是怎么出来的?欧洲人讲的很清楚,如果我以单个货币对抗你美元,我肯定太小,怎么办,我把欧洲弄到一块,我们共同形成一个自己的货币,但是为什么欧元这种想法听起来很美妙,但是最后又不成?这里头有很多关系到货币理论的最基本问题。

首先,欧盟,你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统一的货币政策有,但是你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遇到问题之后各种扯皮的事特别多,影响效率;第二点你可能想不到,那是什么呢?就是国防力量。要有强有力的军队在背后,遇到全球范围内各种所谓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时候,它会出动军队来维持它的制度,这是其他国家基本上没有的。

那么,问题又来了。假如说我们能不能搞一个国际货币,离开你这个美元?这个想法并不是没有,中国搞货币的很多人也有这想法,这个努力不只是中国试图努力过,其他地方也试图努力过,最终结果也是不了了之,因为美国在国际货币里头有最大的比重。

危机会导致美元的地位受到影响,如果美国经常性的发生危机,而且每发生一次危机就重创一次美元的信誉,久而久之,就会培育美元替代品。你的信誉的建立有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你的危机处理能力。如果美国能够很好地处理危机,那么它的信誉不是重创,反而得到提升。一个美元的替代品要想成为国际货币,这种与美元的互动过程会很长。

国际市场到底对美元持有怎样的看法

何刚:摩根大通说美元不会持续贬值,长期看衰美元毫无道理。他们认为疫情是特殊因素,随着刺激方案的施行,美国开始进入复苏阶段的时候,美元继续就会转入强势,但前提是今年疫情能控制住。如果美国经济的负增长不能改变,其实摩根大通判断的前提就不存在。

高盛的看法很有意思。他们说由于美国的财政刺激,货币政策过度的宽松,引发了对美元贬值的担忧,这种担忧可能会最终终止美元在外汇市场的地位。他的看法比我还悲观。高盛的看法是少数,他遭到了很多华尔街基金经理的反驳,但是他们认为,除非美联储采取有效的措施,否则对美元的恐慌不可能够被制止。有一位中国人非常熟悉的、华尔街著名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他在一周前写了一篇文章,他的预测更加悲观,他说可能在近期,或者在未来一段时间以内,美元如果出现了坏的情况,美元的下跌幅度可能会高达35%。

今年疫情是百年不遇的大危机,从全球经济下跌来看,是二战之后最大的一次,目前已经从公共卫生危机变成了经济危机、金融的动荡。面对这样一种意外的情况,你要让我说美元能够很快走出弱势,甚至稳定走向强势,我确实非常地不乐观。

李山泉:你列举的不同意见正好反映了汇率的复杂性。我要给你用一个简短的方式来回答你的问题的话,这种对美元暴跌,或者是失去美元储备货币地位的警告,实际上它起到了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让货币当局采取措施。不要低估这种警告作用,这种警告作用往往能够防止更坏结果的发生。比如罗奇预测说下跌30%,如果说采取了某些措施以后,仅仅下跌了10%,这已经够了。

美元近期的疲态让很多人有了幻想

李山泉:我们预测这个汇率会不会发生大规模的贬值,我不客气的讲,美元长期来看已经是高估了很久的一段时间了。如果你仔细看,从2010年以来,美元是一直走强的,美元指数一直走到了103,这是它的高位,现在只是往回做一些适当修正,这个应该说是很正常的,我们管它叫做适当调整。从交易货币的角度来说,也应该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并不能标志着说美元从此就垮了,这个判断就有点过了。

再说影响。因为在整个货币体系里头,缺少替代物,于是乎就产生了各式各样的幻觉,谁都试图想在这里头分一杯羹,包括数字货币,比特币,等等,黄金也跃跃欲试。美元的相对地位可能还会继续往下走,它在全球,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在国际贸易当中所起的作用,它所占的比重会相对降低,这个我还是同意的。

但是这个相对过程并不能排除某个阶段,突然间又有逆趋势,突然间一个事件让美元又突然间走强。这是非常可能的,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很多次。比如讲重大资源的发现,重大应用的出现,科技突然间的突破等等,都会造成这个国家的经济有一个小的增长高潮。这个时候,其国家的货币走强也是完全可能的,无论是美元也好,还是其他国家也好,任何一种货币都会出现这种现象。

所以我个人觉得,长期判断和短期内怎么样去交易,怎么样去赚钱,这两者应该说还是两回事。如果在谈到汇率的时候,你是想用汇率赚钱,有大量经济学家专门研究汇率、分析汇率。但理论研究与投资策略研究很多时候时候根本是两回事。

这就是为什么会形成一种现象:你完全听经济学家的,不一定能够赚到钱,但不听经济学家的,又可能会迷失方向。要听,又不能完全听,怎么样选择平衡点,就要因人而异了。

美元与黄金的价格通常是背道而驰的

何刚:从历史上看,黄金价格和美元汇率有点背离关系,遇到大危机发生的时候,黄金通常作为一种避险资产,今年你看从3月份开始,很多资产除了美债和黄金,基本上都是出现了大幅贬值或者下跌,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价格则明显暴涨,从1000多美元涨到2070美元。

因为疫情在全球没有结束,这一轮危机没有过去,在这种情况之下,黄金的避险作用还会继续呈现,黄金会维持一段时间的高价,而不是迅速回落。

但是如果在前期没有买黄金的人,如果你不是黄金投资专家,我觉得你还是算了吧,你还是买点比较靠谱的指数基金,比直接去搏黄金要好,如果你已经买了黄金,差不多可以变现了。黄金不是最主要的投资品种,它不是高频交易的资产,如果高频交易还是股票这些会更容易一点,美元弱势和目前的振荡决定了黄金能够在高位维持一段时间,但究竟能维持多长,这和美元的弱势会持续多长是紧密相关的。

李山泉:黄金和美元的关系,我们经常讲的一句话是说,黄金的波动有70%是由美元来解释的,他两者完全是一个相反的方向,或者用另外的话来讲,黄金是美元的一个对冲,只要是美元暴跌,放心好了,黄金就猛涨,大多数情况都是如此。我们经常讲黄金是一个最底线的货币,其他货币如果都不行了,拿着一点黄金就可以走遍世界。各个国家的央行都有黄金储备,除了美元储备以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黄金储备美国是八千多吨,是最多的。中国过去才几百吨,最近几年开始增加,买来买去也不足两千吨。所以说你应该能够看到美元和黄金是一种对冲关系。

关于读书

何刚:最后我们来说一说读书这件事。读书是个人投资者能够逐渐了解金融市场的规律,并且能够通过聪明的投资挣到自己收益的必由之路,学习了并不等于好投资,但是不学习肯定没有好的投资。

关于美元的书非常多,比如我推荐本.斯泰尔的《布雷顿森林货币战:美元如何统治世界》,这本书对于我们理解美元地位的形成和它对全球的影响非常有帮助。

而关于金融危机,我推荐一本很薄的书:《灭火》,去年美国出版,引起很大反响,它是总结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一些经验和教训,危机是怎么发生和演变,最后成了漫天大火,又怎么通过迅速有效措施把它灭掉了,这本书的作者就是当年的伯南克、盖特纳和鲍尔森这个“灭火三人组”。

另外我还特别推荐米尔顿·弗里德曼的巨著《美国货币史》,很厚的一本书,有四五百页,把美国从建国以来,从美元定型到美联储诞生这两三百年的历史做了非常完整的梳理。

李山泉:我要强调一点,读任何书都要用质疑和批判的眼光来看,不要全盘接受,有很多书里充斥着各种糟糕的论点和错误的东西,要用批判的眼光去看,比如国内的《货币战争》这类书就是这样。

另外,在投资领域里,有很多东西是在书本上是学不到的,不要陷入那种给你一个投资秘诀,你就能掌握的幻觉,相信我,世界上没有这种东西,真正有这个秘诀,他也不会告诉你。投资特别赚钱的人不会写成书在外边公之于众,更何况投资为什么这么难,因为它是个动态过程,任何东西都在变。所以真正的大投资家,比如索罗斯和巴菲特,最后都变成了用哲学眼光看待投资,所以我一般也是注重看哲学的书。我向大家推荐尤瓦尔·赫拉利的简史三部曲系列:《人类简史》、《未来简史》和《今日简史》这三本书,这个系列非常给人启发。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巴伦。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

    无相关信息
热门推荐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